913打工网 打工故事 三和大神:曾沦为深圳社会底层的零工族,疫情下的他们如今怎样?

三和大神:曾沦为深圳社会底层的零工族,疫情下的他们如今怎样?

何为“三和大神”?

深圳郊外的龙华新区,有一处大型职业介绍所——“三和人才市场”。

那里每天都聚集着大量外来务工者,其中90后居多。

他们基本来自内陆农村,没啥文化,初中毕业的占六成以上。

但他们并不愿意进厂,嫌工作累、工作时间长、不自由、老板黑心;

他们只愿意做“日结”的工作:开工一天,赚百来块钱,然后玩三天,钱花完了再干活。

晚上,有钱时就住15块一张床位的廉价旅店,或者网吧通宵;没钱时就以天为盖,以地为席,睡大街。

就是这样一群生活在深圳的人,被称为“三和大神”。

2018年,日本NHK电视台来到深圳,跟踪采访并拍摄了一部叫《三和人才市场》的纪录片。

首次将“三和大神”这类人群呈现在包括外国公众的视野中,引起了广泛热议。

很多人不明白,三和大神为何不愿意老老实实找个工厂,在里面踏实工作,领一份稳定的薪水。而是选择那种朝不保夕的日结工作?

纪录片中22岁的男孩A是这么解释的:

因为日结工作更自由,想走就走;工作时间也不像厂里那么长;更不用担心被黑心老板长期压榨,对自己是种保护。

33岁的男子B这么说:

20岁出头的时候随便进什么厂干什么活都可以,但是如今已经倦怠了,打工打烦了,已经没那个耐心了。

每个人都有他的一套说辞。反正人都是这样,想做一件事时有100个理由,不想做一件事时,也有100个理由。

日结工作好做?

那日结工作真的有那么香吗?

首先,不是每天都能找到日结工作的。所以大神们常常会面临身无分文的窘境,那时他们不得不选择睡大街,或者搞网贷(遇到黑心业者还会被收取高额利息),甚至涉足网络赌博等。

其次,日结工作一般都是最脏、最累、最差的活。招工方不会让做日结工作的人掌握技术的,只会把最耗体力的重活、脏活丢给他们。

不单这些,还有更可怕的陷阱埋伏在三和大神周围。

比如黑中介和劳务诈骗:承诺的工作内容与事实不符,或以种种借口克扣工资。这类问题在三和简直司空见惯。

尽管到处都打着大横幅广告,上面标注着大字警示语,如“严厉打击非法职介行为有奖举报电话xxx”; “严厉打击‘黑中介’及劳务诈骗违法犯罪活动”等等。

但上当的务工者还是层出不穷。

黑心招工者会以各种理由克扣务工者工资,比如说的是8小时工作制,其实是要上满12个小时才有钱拿;

此外还要扣去各种水电费、车费什么的,所以到头来务工者实际到手的工资非常少。

比起这些,更恶劣的还有买卖身份证。

有的三和大神因为急缺钱,会把自己的身份证卖出去。其实买方多是不法商贩,他们得到别人的身份证后,就会借其名义开设虚假公司,进行各种非法交易。

纪录片中有一名27岁的男子C苦笑道:卖了自己的身份证后,发现名下注册了三家公司,每家公司注册资金是500万,三家就是1500万。

他开玩笑道:“要是我能找到那几家公司,就非要讹他个几万块来花,不给就报警。”

事实上,这类借他人名义开办的公司,多半都是违法的洗钱公司。所以若是出事,卖身份证的人也是要承担一定责任的。

三和大神的父辈是怎样的?

这些事情,说出来都是无奈。在这群年轻人身上,看不到朝气,看不到活力。

他们仿佛是一个个披着年轻皮囊的老人,内心早已满是沧桑;那空洞迷茫的双眼中,只透露着对未来的不确定与绝望。

他们有未来吗?他们的后代有翻身的机会吗?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他们的父辈——那些第一代打工者们。

第一代打工者本是内陆农民,改革开放以来,怀揣着致富梦,纷纷涌往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打工。

这些城市之所以能在短短3、40年时间内高速发展起来,离不开这些外来农民工的努力。

拿深圳来说,如今城市是发达起来了,各大高科技企业都聚集在此,全国的顶尖人才也都往这里挤。

那么这些为深圳建设付出了几十年青春与汗水的农民工呢?

仍然生活在底层。

他们绝大多数还是在工厂打工,唯一变化的只有额头上新添的皱纹与满脸的风霜。

这就是现实,没有一丝童话色彩。

而更可悲的是,他们的后代,又步入了他们的后尘。

这些出生于1980、1990年代的孩子们,小时候几乎都是留守儿童,他们由祖父母带大,生活在欠缺教育资源的农村。所以基本读到初中就辍学了。

偶尔有几个会读书的吧,家境又不允许他们继续学业,他们只能早早走上社会赚钱。

于是他们追随着父辈的足迹,又跑到各大城市,成为新一代的农民工,其中就包括三和大神。

和父辈相比,他们仍然没有摆脱命运,还是沦落在繁华深圳的底层。

他们甚至不如父辈那样吃苦耐劳,能忍受在工厂长时间的劳动,起码有个相对稳定的饭碗。

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生长于少子女家庭的时代,从小都是家里的宝,哪里吃得了那个苦呢?

所以新旧两代农民工之间,无论劳动意识还是生活方式都存在巨大差异。

年轻一代农民工只想做来钱快、活轻松、可以日结的工作,正如他们之间广为流传的那句话一样:做一天,阔以(可以)玩三天。

这是种什么奇葩的就业观呢?旁观者只能是摇头,不懂不懂,真是“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不可圬”

新农民工中的奋进者

当然他们之中也有几个发展不错的例子。

如纪录片中提到的两个人,我们就暂且称他们为甲先生和乙先生吧。

甲先生35岁,以前也是外来打工者,如今做的工作是个人中介,即专门介绍日结零工。每介绍一人,就可以向企业收手续费,月入7000元左右。

他深谙三和市场的日结职介情况,做起中介工作可谓得心应手。

乙先生39岁,以前在工厂做工,后来右手被机器压断,只剩一只左手。

他没有放弃,用工厂给的少得可怜的赔偿金毅然在三和市场开了一家早餐店,每天凌晨5点就开门,风雨无阻,为往来奔波的打工者们提供新鲜热腾的豆浆、包子等。

靠着一只左手,他赚了第一桶金,娶妻生子,小日子虽然辛苦,但也其乐融融。

乙先生在节目中说:“任何事情,只要你想做,终究是有办法的。”

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智慧,看到了拼搏、向上。

他们不愿意随波逐流,任由命运宰割;他们努力寻找机会并付诸实践,哪怕像蜗牛一样一步一步往上爬,也要让自己的生活与人生变得更好。

然而“阶层”这个东西是很难跨越的。坚毅如乙先生,仍然面临着严峻的现实问题:即他女儿的入学。

由于他是打工者,没有深圳户口,没有房产证,属于第六类人,也就是最底层的人群。所以他女儿没法上深圳的小学。

因为深圳的小学,无论公立还是私立,都要靠排位。像乙先生女儿这样的,可能连排位都排不到。就算家里有钱,也没书读。

所以摆在小女孩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回老家上学,与父母分开,由老人带着;

要么幸运地排到位了,上个天价的私立学校。这还需要乙先生他们赚更多的钱,很难。

“留下来是没概念的。这个是别人的城市,不是我们的。……我们就是过客,想留在深圳,成为深圳人,那是不可能的。”乙先生在节目中如此感叹。

一个农民工中的佼佼者、奋进者,想在大城市扎根、立足,改变命运咸鱼翻身,挣脱重重压在身上的“阶层”枷锁,有时可能要靠几代人拼命的努力,才有一点希望。

这听起来很绝望是吗,试问“干一天玩三天”的三和大神们能承受得了吗?

我想大多数人,可能就是赚点钱,回家盖房娶妻生子就算了吧,这几乎等于回到了原点。

新冠疫情下的三和大神

然而世界永远不是一尘不变的。不稳定的生活只消一场灾难就能摧毁。

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冲击,三和大神自然也不例外。他们怎么样了呢?

随着疫情的不断加剧,三和大神们找日结工作越来越难。很多人已经失业很久,口袋里没有一分钱。

他们以前经常过夜的公园、楼顶、银行都已经不能进入;15块一张床位的旅馆和网吧也纷纷关门。他们只能睡大街,或者天桥下。

他们戴着政府工作人员发放的免费口罩,经常一戴就是10来天,口罩都脏破得不成样子了。

“反正我们没几个人口罩是合格的,戴和不戴都一样。”有务工者这么说道,“几天不吃饭都扛下来了,还怕什么病毒?”

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尽管大神们的处境已如此艰难,他们仍然不愿意进工厂工作,有98%的人都表示,自己只做日结。工厂到底给了他们多大的阴影?

让他们回老家吧,他们又不愿意,有的人觉得自己混不好没脸回去,有的人觉得自己早就没有了家人。

他们宁愿继续留在三和,哪怕睡大街,到处闲逛;运气好时做个日结。

那这么多闲散流浪汉怎么办呢?龙华街道办民政组想办法组织设立了几个社会闲散人员的临时安置点,为这些大神们提供免费吃住。

不但如此,工作人员还会为大神们介绍工作。然而现实令人很无奈,有一部分人只干了两三天之后拿钱就离开了,重新回到了大街上流浪。

大神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人们挠破头皮也想不通啊。

没学历,又没技术,能给你们提供工作,不是应该满怀感恩地做下去,回报一下善待你们的政府么?

不得不说,他们很多人都有了惰性,抱着一种破罐破摔的心理。这种人,工厂的领导估计也是不喜欢要的。

可以这么说,大神们要是不下决心由内而外地大破大立,他们是永远没有前景,没有希望的。

青春有几年?混混就过去了。

今年,有年轻人跑到三和去调研,但发现原来的三和人力资源集团的招牌已经改成了“龙和人才市场”,而原来聚集在人才市场附近的大神们已经没了踪影。

也有一些待业青年坐在街边,也可能他们就是原来的三和大神?

她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中介,从她口中得知:日结工作已经很少了,因为很不正规,而且通常会有欠薪情况。

那大神们都去了哪里呢?也许去开发新基地了,或者老老实实进了工厂?

不管怎样,就算“三和”两个字被抹除,“人”是无法抹除的,零工族这个群体并不会消失,最多不再叫“三和大神”罢了。

三和大神们作为一种被边缘化的社会群体,还不是最不可救药的。

如今社会上,出现了不少在家当“啃老族”的中年人群,注意,是中年人群,他们年纪已经不小,有的甚至已经40岁以上。

这个现象在日本也不少,被称为“8050问题”,即父母已经80岁,孩子50岁,仍然在家靠着老父老母过活。

那么,靠日结散工度日的三和大神和“啃老族”比,是不是还好一些呢?

好歹他们还知道靠自己的双手劳动,哪怕饥一顿饱一顿、睡大街,也不觊觎父母口袋里的钱。

想当初,他们怀揣着一颗年轻炽热的心,勇敢地从家乡走出来,到大城市寻梦。

只是在现实无情地鞭挞下,他们渐渐迷失了方向,脆弱的翅膀飞不动了。所以才选择逃避,破罐破摔。

对于三和大神这类人群,我想我们更应该给予其重视与关爱,而不是唾弃与鄙视。哪怕只是为了他们之中的奋进者、觉悟者。

纪录片中,一名从贵州到三和打工的年轻人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说:

“我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有两种选择:第一,我会一蹶不振,一直这样活下去;第二,我以后会更加享受生命,热爱生命。”

记者问:“你觉得你会成哪一种?”

“我希望我成为第二种。”年轻人回答。

不知道疫情之后这名青年去了哪里,希望他越来越好吧。

(全文完)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

[1] 《三和人才市场》,纪录片

[2] 《疫情中的深圳和“三和大神”:政府安排救助,他们却选择露宿街头》,新闻晨报

您的点赞、关注、转发是对我最大的鼓励!雪梨期待与您一起交流探讨,非常感谢!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侵权必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913打工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n913.cn/107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